黑大主页      信息门户
 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历史回眸 | 印象黑大 | 祝福母校 | 校友网 | 影音黑大 | 标识下载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历史回眸>>正文
【黑大往事】深切怀念玛鲁霞
2016-09-08 09:10   审核人:   (点击: )

2005年2月14日,我收到兹丹斯基从美国图森市的来信。他在信中写道:“玛鲁霞·埃利津娜(奥丽佳·亚历山大罗夫娜·舍列波娃的女儿)大概去年10月在莫斯科去世,终年84岁。”

当时我想写篇纪念文章,因忙于修订《俄汉详解大词典》,未能动笔。

19916月,我和鲁桓去莫斯科普希金俄语学院参加词典协作编写工作。我给玛鲁霞打电话,说:“我们是以前哈外专的学生,从哈尔滨来到莫斯科。我叫斯拉瓦,是奥莉佳·亚历山大罗夫娜的学生。马克西姆(鲁桓)是埃利津的学生。我们想去看望您。”玛鲁霞非常高兴,欢迎我们去,并约好了见面的地铁车站。我和鲁桓乘地铁前往,在约定的地铁车间出口等候。不久,走来一位白发老人。我们猜是玛鲁霞,赶紧迎了上去。我和鲁桓自报俄语名字。玛鲁霞同我们热情握手,领我们来到她的寓所。

她的儿子也住在莫斯科。但她没和儿子住在一起,而是一个人独居。养了一只小鸟跟她做伴。她打开鸟笼门,小鸟飞出,在屋里飞了几圈,落在她的望膀上。

玛鲁霞让我和鲁桓看一块中国制的竹帘,上面写着许多中文和俄文姓名。她说:“哈外专来人,我都让他们看这块帘子,他们都自动签名留念,我从来不请求他们写。”我和鲁桓也在竹帘上写了中文和俄文姓名。

她说,母亲去世前,病情已经十分严重,医生不让她告诉母亲病情,让她照常陪母亲外出散步。在一次散步时,母亲身体稍微一晃。玛鲁霞赶紧扶住,以免母亲跌倒。送到医院后,母亲不久就仙逝了。

玛鲁霞的丈夫埃利津已经辞世。回国后,他曾在乌尔拉一家工厂工作。从工厂基层工作干起,后来当了该厂厂长。玛鲁霞拿出一本影集给我们看。这本影集是埃利津调至苏联政府某部工作,临行前全厂职工送给厂长的。

玛鲁霞请我和鲁桓吃午饭。饭后我们道谢告辞,乘地铁回到普希金俄语学院。

19919月,我和鲁桓回到哈尔滨。在校庆50周年纪念活动中意外见到玛鲁霞。她说,儿子不让她乘火车来哈尔滨参加黑大校庆活动,担心路途劳累,有损健康。她坚持要来,对儿子说:“我去哈尔滨,对身体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在黑大外事处楼前,我、鲁桓和玛鲁霞合影留念。

校庆活动结束后,玛鲁霞去北京,见到了她教过的18班在京全体校友。

194611月随外国语学校从哈尔滨迁到佳木斯的七位俄侨教师——舍利波娃、尤拉(她的长子)、加莉娅(儿媳)、萨沙(次子)、玛鲁霞(女儿)以及库兹涅佐夫和他的夫人玛莉娅,永远活在外专人的心中。

2008930

陈叔琪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黑龙江大学

主办单位:黑龙江大学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黑龙江大学信息与网络建设管理中心

CopyRight:2015-2018  HEILONGJIA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