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大主页      信息门户
 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历史回眸 | 印象黑大 | 祝福母校 | 校友网 | 影音黑大 | 标识下载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历史回眸>>正文
【黑大往事】两封珍藏了半个世纪的学生来信
2016-09-08 09:12 陈叔琪译  审核人:   (点击: )

(一)

亲爱的同志们——伊拉和阿廖沙:

昨天晚上我到你们家做客。伊拉给我演奏了好长时间手风琴,并且和阿廖沙一起唱歌。我非常高兴。

我有许多话要说,但是我还不会用俄语表达自己的思想。

从你们那里可以学到许多知识。我从你们那里不但学会了拉手风琴和弹钢琴,而且也学会了怎样生活,怎样工作。你们性格中许多优秀品质都是我学习的榜样,例如对工作的严格要求。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第一次到你们家的情况。你们告诉我,应当严格要求自己。我现在已经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团员了!

此外,我注意到你们是热爱生活的人,阿廖沙有艺术家的心灵。所有这些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请允许我再说一遍,我想成为你们的学生和好朋友。当你们要去苏联时,请告诉我。我要到火车站送你们。请给我写下你们在苏联的地址,我要给你们写信。当我有机会去莫斯科,到音乐学院学习时,我将拜访你们。

我们的目的是共同的——建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

祝你们在新的工作中取得巨大的成就。

   此致

敬礼

你们的学生和好朋友陈赞庆于哈外专

195463

我的地址:哈尔滨外国语专科学校十级134班陈赞庆

(译者注:这封信的复印件是伊拉·茹克200612月从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市寄来的。)

 

(二)

亲爱的科斯佳: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为了向你,我们敬爱的朋友,道一声“再见”。说出这个词,我们是多么不情愿啊!我们听说你要回祖国,这个消息使我们大吃一惊。我们伤心难过,因为同我们一起生活了整整一年半的,我们亲爱的老师,不久就要离开我们了。但是我们同时又高兴!高兴的是,我们的兄长很快就要回到等待着他并伸开双臂欢迎他的祖国。

在分别时刻,我们情不自禁地回想起你为我们做过的许多事情。一年半以前,我们只会说“您好”、“您上哪儿去?”……然而现在我们能够流畅(当然还有错误)讨论同美帝国主义分子使用细菌武器作斗争的问题。我们能够给你翻译中国影片的内容,虽然不能全部理解;我们能够听俄罗斯和苏联文学课,虽然不能全部听懂。诸如此类,不胜枚举。在这里我们能够看到我们各位教师的成绩,你就是其中的一位。为了给我们备课,你不顾繁忙和劳累,经常工作到深夜。甚至在空闲你还帮助我们会话、翻译和工作。你从未拒绝我们任何一个请求。由于你的努力,我们在学习中取得了优异成绩。我们的成绩同你孜孜不倦的工作是分不开的。这些还不是全部。我们建立了友好的和知心的关系。你把我们当做同志,而我们把你视若兄长。你同我们一起消遣作乐,你口中经常说出我们的外号:“活佛”、“睡神”、“秀才”、“诗人”、“罗伯逊”、“男孩”……我们愉快地听你讲故事,为猜你出的谜语苦思苦想……在我们共度闲暇时,总是一片欢声笑语。只有朋友才能过这样快乐的生活。即使分离,我们的友谊仍是牢不可破的,友谊永存。这种友谊是居住在不同大陆的两个民族的友谊。我们的友谊是国际主义的体现。让这种友谊更加巩固,并在中国和波兰发扬光大!

临别时我们想对你说的话难以用语言表达。然而,我们知道你能了解我们和我们的感情。

请你向我们的波兰朋友转达兄弟般的问候。不要忘记我们,希望你经常来信。

祝一路平安!

季文慧、雷华歌、张达三、高森、

艾刚阳、王超尘、钱文谟、丁良智、

钟鼎、方群、余养才、信德麟、贺佻、

高静、曹甄、徐传煦、曹庆连

(译者注:①这封信是兹丹斯基2007年10月从波兰柳邦市寄来的。②此信是1952年4月兹丹斯基回国前研一班学生写的。)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黑龙江大学

主办单位:黑龙江大学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黑龙江大学信息与网络建设管理中心

CopyRight:2015-2018  HEILONGJIA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