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大主页      信息门户
 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历史回眸 | 印象黑大 | 祝福母校 | 校友网 | 影音黑大 | 标识下载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历史回眸>>正文
【黑大往事】结缘“啤娃”练洋话——哈外专治学轶事追记
2016-09-08 09:17 王忠亮  审核人:   (点击: )

上世纪50年代初,为适应形势的需要,我们来到哈尔滨外国语专门学校(即后来的哈尔滨外国语学院、现黑龙江大学)攻读俄语。当时的哈尔滨极富俄罗斯特色,街道路牌和商铺牌匾几乎都是中俄文字并列书写的,到处可见到黄发碧眼的“毛子”。因此,课余时间逛街找机会同俄国人“泡露西”(中俄合璧,谐音戏译,意为“说俄语”)便成了我们不可或缺的“第二课堂”。那时,我们外专离南岗秋林商店只有几百米远,那里俄侨售货员众多、俄籍顾客集中,实为我们“练话”的最佳去处。

彼时的秋林商店一楼北侧是食品销售区。这里有一张条形的吧台专售各种酒类。吧台上最为显眼的是那个鲜啤酒气压斟酒器—— 一根金属细管子同藏于台面下的啤酒桶相连接,一按开关,啤酒便从管口淌出,灌入杯中,一只只浮动着白沫,闪动着橙光的厚玻璃杯子递到傍依吧台的俄国人(间或也有中国人)手中。后者就那么地站在那里将冒着银珠光的琥珀色汁液倾入口内,然后带着十分惬意的笑容纷纷离去。正是在这异域风光最浓的地方,我交上了一位俄人“话友”,并同啤酒结下了不解之缘。“话友”名叫格利沙,当时供职于哈尔滨铁路局,他是这里的常年酒客。令人感到吃惊的是,他每次只喝一杯鲜啤,倾杯之后还要从衣袋里掏出一只酸黄瓜嗅一嗅(并不嚼食)。“伏特加酒——绞索,“葡萄酒——电影”,“啤酒——事业”……他将这些俄语词对称排列起来,似乎意在让我便于记忆,其实这又是一个多么意义深远的令人叫绝的修辞格(原文六词均为双音节,每对重音又都一致)呀!就这样,我每次同格利沙会见后,都会有所收获。一天,我这位朋友一反惯例,要了两杯啤酒,示意要与我同“闷”。这下子可难为了我这个从来滴酒未曾沽唇的小青年了!在我表示“不胜酒力”的推辞下,他要来一只空杯,将一杯酒分成两份。盛情难却,又由于好奇心的怂恿,我终于抖动着右手将酒杯端起,望着覆盖有白纱饰巾般的黄橙透亮、散发出阵阵麦香的液体,把口唇慢慢地凑了上去。初时微觉苦涩,继之汁液忽变甘醇,渗入胃内,引发股股暖流涌动,真觉得心旷神怡。“啊,哈拉少(好)!”我不由竖起拇指,“哈拉少,啤娃(“啤酒”的俄词为ЛИВО,此为谐音戏译)!”他朝我递来酸黄瓜,我仿照他的方式深嗅了‘一下’顷刻间,一股酸甜的气流钻人鼻孔,同体内的酒气搅和一起,慢悠悠下坠,随后整个身子就变得轻轻飘飘的了。格利沙微笑着将另半杯一饮而尽,然后友善地拍着我的肩膀,满怀激情地说:“是啊,饮酒切莫过量,适可而止最棒。”——他的这句格言般的“劝语”至今仍不时闪现在我的脑海。

当我将这段“泡露西”的经历向外教讲过后,他举起一根指头说:“库里图拉(文化)!”然后为我(以及我的同学们)对这个词的内涵及外延作了阐释,又不无感慨地补充道:“学俄语、搞翻译必定要熟悉西餐、懂得酒文化。我们俄罗斯人常说‘美餐难能天天有,啤酒不可一日无’,但可惜的是,我们有些人却常常因酗酒而闹事……”

自从同哈尔滨的“啤娃”结缘后,我们每逢节日同外教聚餐或节假日去江北太阳岛野游,从未让“她”落寞,但我们每逢端杯品味此“库里图拉”时,量都是“适可而止”。一来二去,到了毕业时,我们全班都对酒文化有了足够认识;我们的俄语表达能力由于有了“啤娃”相伴的缘故,“洋”味儿更为十足。待到工作后,经济宽绰了,居然平日里也不时要对这个已成国人时尚饮品的洋“密友”表示亲近。如有客来访,定要让“她”陪桌,琥珀琼浆,觥筹交错,油然回味起那已逝的美好时光。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黑龙江大学

主办单位:黑龙江大学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黑龙江大学信息与网络建设管理中心

CopyRight:2015-2018  HEILONGJIA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