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大主页      信息门户
 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历史回眸 | 印象黑大 | 祝福母校 | 校友网 | 影音黑大 | 标识下载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历史回眸>>正文
【黑大往事】报国填沧海 成仁重泰山
2016-09-08 09:20 庞广州  审核人:   (点击: )

1990年3月28日,我在亲属的陪同下,手捧鲜花走进了哈尔滨烈士陵园的大门。走近一个灵位,我脱帽,将鲜花轻轻地放在遗像前,深深地鞠了一躬。在此长眠的是空军建设初期最早的俄语翻译之一王桂珠同志。

王桂珠同志生于黑龙江省绥滨县距黑龙江4千米的李家油坊村。其祖籍是山东省黄县,父亲黄忠江是上世纪初闯关东来到黑龙江边的,以做木工为生;母亲安娜是俄罗斯人。王桂珠幼年丧父,家境贫寒。她的童年时期是在日本侵略者的统治下度过的。抗战胜利后,共产党来了,她接受了革命教育,在解放战争如火如荼进行之际,1947年毅然参军,立志献身中国的解放和新中国的建设事业,被分配到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部附设外国语专门学校学习。

1949年10月,中国正处于历史新时期的开端,空军建设刚刚起步,从苏联聘请的军事顾问源源不断地到来,迫切需要一大批翻译人员。正是在这种形势下,王桂珠和哈尔滨外专五班其他十几名同学一起来到了空军,先集体到长春航校,后分别被分配到空军机关、航校和部队工作。王桂珠来到了华北军区司令部航空处。参军后在学校学习整整两年后,她所热切期盼的为国家和军队建设贡献一份力量的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她全身心地投入了工作。当时单位里就她一名翻译,工作量很大,她不辞辛苦,废寝忘食,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认真圆满地完成了每一件工作任务,受到好评。

1950年初,我在哈尔滨东北人民解放军松江省航空站工作,一天突然传来噩耗:王桂珠同志在南京执行任务中牺牲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这的确是真的,因为她居住在哈尔滨的母亲和姐姐接到了通知,去北京参加料理后事。她们到达北京后,受到了十分周到的接待,参加了空军司令部举行的非常隆重的追悼大会。她真的走了,走得那么突然。她是一位优秀的并有很大发展潜力的翻译干部,她才19岁,她还有太多的工作要做,还有太多的抱负没有实现。这是空军翻译队伍的一大损失。

王桂珠同志虽然不是牺牲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却也死得十分壮烈。1950年2月,北京的天气乍暖还寒,一天她接到通知:随空军司令部作战处长顾问费奥多罗夫去南京出差。同去的还有空军工程部和华北军区军械部的几位同志。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去清查国民党军队遗留下来的弹药库。到达南京后他们很快投入了紧张的工作。在大校场机场检查完弹药库后,他们一行人走了出来。王桂珠随顾问走了一段路后,顾问一回头发现中国同志仍停留在库房外面查看着美造M-46式闪光照明弹,忙说:快去告诉他们别动,这种弹极易爆炸,危险!王桂珠一听,这关系到那么多同志的生命安危,便不顾一切地跑了过去。她想尽快跑到那里,使自己的同志免遭一场灾难和不幸,但却未能如愿。也就差那么几秒钟时间,她还没赶到,轰隆传出一声巨响,炸弹爆炸了。三位军械专业的老同志和另外两位同志当场牺牲,还有十几名同志炸成重伤。王桂珠同志因已进入杀伤范围而被弹片击中腹部,顿时倒在血泊中,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因失血过多而牺牲。据说,在途中她知道自己伤势极重生还无望,不愿再给组织上添麻烦,曾要求护送她的警卫员补开一枪,当然没有照办。她就这样带着对事业的眷恋和对母亲的牵挂,离开了这个她热爱的世界,离开了她为之奋斗的事业,离开了她深爱的亲人和战友。

噩耗传来,战友们无不感到万分悲痛和惋惜。当年在南京第4混成旅工作的5班同学王海轩同志闻讯后,曾专程去爆炸现场凭吊。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深深的弹坑,附近的建筑物上血迹斑斑,场面十分惨烈。那时在济南空军5航校工作的5班同学徐书田和贾继周两位同志回忆说,王桂珠他们这个工作小组在去南京的路上曾在济南停留,他俩还专门去其住地看望了她,谁料此次见面竟成永诀。那个时代战友之间的友谊是绝对真挚而深厚的。当时在空军司令部工作的5班同学张今弓同志闻听此事后心情非常难过,在东交民巷顾问团处专门找费奥多罗夫顾问了解情况,费也感到十分痛心和愧疚,讲着讲着潸然泪下。

王桂珠同志牺牲后,遵照其母亲的意愿,其遗骨起初被葬在哈尔滨一处俄侨的墓地(今文化公园)里。当时我和在哈尔滨1航校工作的王清奇、王仲山同学曾数次前去扫墓。1982年这个墓地搬迁,王桂珠的两个姐姐经与外地亲属商议后,申请将其遗骨移葬哈尔滨烈士陵园,市政府很快批准了,随后就办理了迁移。我想这才真正符合她本人的意愿,是她应有的归宿。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黑龙江大学

主办单位:黑龙江大学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黑龙江大学信息与网络建设管理中心

CopyRight:2015-2018  HEILONGJIA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