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大主页      信息门户
 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历史回眸 | 印象黑大 | 祝福母校 | 校友网 | 影音黑大 | 标识下载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历史回眸>>正文
【黑大往事】哈外院的外语教育思想——缅怀老校长王季愚和赵洵
2016-09-08 10:59 徐翁宇  审核人:   (点击: )

一、口语是外语教学的中心

我是50 年代哈尔滨外国语学院首批培养出来的研究生。说是研究生实际上只学了四年。但是, 我们当时的外语基础以及用外语交际的能力要超过现在的研究生。是什么原因呢? 这是值得探讨的问题。现在回想起来,似乎有两个很重要的原因: 一是以“说”为主的授课方式, 二是良好的外语环境。40—50 年代哈外院的教师是清一色的俄罗斯人。他们大都是非科班出身, 不懂得教育学理论, 但他们的教学却颇具特色。进外院后第一堂课至今仍记忆犹新。启蒙老师不是从发音、字母开始教学, 而是从完整的话语开始。她说: Япреподавательница; Выстуденты;Онстудент; Онастудентка⋯边说边做手势。接着让我们跟着说, 然后提问: Ктоя?; Ктовы?; Ктоон?; Актоона? ……上午四节课都是她领着口练,下午由俄国助教领着练。经过一天的口练, 当天的内容都能熟练掌握。

教师上课不拘泥于课本。授课过程中, 他们结合具体情况还要增加不少内容。刚到哈尔滨的第一个冬天, 一天上课时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 老师指着窗外的情景说: Надвореидетбольшойснег. 这句话里几乎都是生词,但结合情景大家都明白是什么意思。类似Идетснег; Идетдождь这样的语句大都是在具体的情景中学来的。助教很年轻, 跟我们一般大。他们上课很活跃, 喜欢说笑话。从他们口里可以学到许多东西。一天, 一位名叫伊戈尔的助教问我们:“有一个人两点一刻来, 差一刻四点离去。他一共呆了多久?”大家回答说:“一个半小时。”

助教说:“不对, 他足足呆了两个小时。”原来伊戈尔跟我们玩文字游戏。Четверть一词除“一刻钟”这个意义外, 还有另一个意义: 三升的容器(大瓶)。因此, 这句话还可以理解为:此人两点钟带了奶瓶来, 四点离去, 没有带瓶子。从教师口里学的东西印象深, 记得牢。哈外院学生口语好的另一个原因是良好的外语环境。外语标语、外语板报、外语广播、外语晚会、外语歌曲等等,总之耳闻目睹的都是外语。有一天,教学大楼的走廊里悬挂着一张纸,上面写着“Свежаяокраска”两个词。仔细一看, 走廊的长椅刚油漆过。原来Свежаяокраска是“油漆未干”的意思。这一发现使我对两种语言在表达上的差异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50 年代哈尔滨俄国侨民很多。南岗区百分之六十是俄侨。那里的商店、药房、学校、俱乐部、电影院多半是俄国人经营的, 不少街道名是俄语。学校门前的大街叫Большойпроспект,校分部所在的街叫Почтоваяулица等等。哈市最大的商店叫Чурин。Я пойду кЧурину; ЯбылуЧурина这些话我们都会说,但不知道为什么用前置的у和к。我们只知道俄国人是这样说的。сайка, булочка,колбаса, икра, сыр, квас等食品名称也都是从商店里学来的。

当时, 学校附近的电影院很多, 如Ориант、Азия、Москва、Чуринскийклуб等,放映的都是俄语片。电影院从不清场, 买一张五分钱的票, 可以重复看几遍, 直到听懂片子的大意为止。由此可见, 当时校领导确定的以口语(说话) 为主的授课方式和创造的良好的外语环境是哈外院学生口语好的两个基本原因。学校领导在强调口语为中心的同时, 从未放松知识的系统化和读、写能力的培养。当时, 几个平行班配一名中国助教, 负责答疑和归纳、总结语法知识。如学完六个格后, 集中讲一讲变格规则和格的功能。没有阅读课, 阅读能力靠自己课余发展。一年级下学期开始发本地的俄语报《Русскоеслово》。一个班发五、六份。晚自习时大家抢着词典读报, 能读懂多少算多少。阅读能力就是这样练出来的。

教师对学生笔头作业的要求相当严格。周末有笔头测验, 月末小考, 期末大考。分数打得很严。试卷里要是出了二、三个拼写错误, 就得不了五分。这样, 外院培养的学生不仅口语好, 而且听、说、写、读全面发展。

二、务实的领导作风

前苏联专家来校工作后, 哈外院的教学传统曾一度受到冲击。有的专家习惯于在不同的学术思想和观点上贴上“阶级”的标签。在他们看来, 哈外院的那种教学法是受了资产阶级的直接教学法的影响, 不可取。他们强调理论的重要性, 强调两种语言的对比, 强调自觉实践, 等等。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 1955年哈外院开始推行分科教学。单独开设了语音、语法、词汇等课程, 各课有自己的教学大纲、教材、教师和教研组。分科教学的弊端很快就暴露了出来: 三门课配合不好, 忽视语言的综合训练, 理论讲解过多等等, 结果导致了学生口语能力的下降。校领导及时地发现了问题,并于1956年召开了俄语教学会议。会上分科教学被否定, 重新又回到了综合教学体系上来。在新制定的教学大纲里重申:现代俄语实践教学必须保证学生能实际掌握俄语进行交际。因此,实践课必须贯彻实践性原则,在教学中要进行大量的语言实践,防止把实践课变成讲演课的倾向。这样,教学中一度出现的偏向, 及时得到了纠正。这点说明,哈外院领导的作风是相当务实的。1958 年我受系领导的委托, 负责撰写《基础阶段俄语实践课综合教学总结》。《总结》分析了分科教学的弊病, 重新肯定了综合教学的优越性。《总结》以很大的篇幅论证了“语音、语法、词汇”和“听、说、写、读”的辩证关系, 指出“口语是实践掌握外语的中心问题。”(1960: 7)《总结》还围绕着如何提高学生的实践能力, 总结了五方面的教学经验。该总结较全面地反映了王季愚和赵洵二位校长以口语为中心的外语教育思想。

当然,哈外院的教学并非十全十美。50年代语言学还比较落后,语言学家不重视口语的研究,对口语及其特点不甚了解。这一状况影响到外语教学。如教师不会区分口语和书面语,常常用书面语的材料发展学生的口语, 致使学生的口语带有明显的书卷气。此外,教师没有认识到口语对语境的依赖性,在课堂上不能很好地把外语教学和语境结合起来。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到教学效果。

三、哈外院的外语教育思想培养了一代俄语学家

半个世纪过去了, 哈外院培养的学生可谓桃李满天下。他们中有的已经成为外交家、翻译家、教授、学者。这些专家学者中, 有的经外院培养后, 又出国深造。因此, 以他们为例,也许不典型。我们这里想列举的是哈外院自己培养的、土生土长的专家学者。以他们为例, 或许更具有说服力。这些专家学者中有知名词典学家李锡胤、陈楚祥、潘国民等。在他们的主持下, 二十多年来黑龙江大学辞书研究所的同仁们联合国内部分辞书专家编写出版了两部大型词典:《大俄汉词典》(商务印书馆, 1985) 和《俄汉详解大词典》(黑龙江人民出版社, 1997)。前者被誉为“我国俄汉词典编纂史上的又一个里程碑”(《现代外语》1987 年第1 期) , 后者被俄罗斯科学院通讯院士宋采夫称为“世纪之作”。除了俄语辞书所外, 综合大学办外语学报也是黑龙江大学继承哈外院的科研传统而形成的一大特色。当年享誉俄语学界的《俄语教学与研究》发展成为今日的国内外语类核心期刊之一的《外语学刊》是许多学长以长期的辛勤耕耘为国内外语学科的发展做出的重要贡献。

哈外院重视教学和科研资料的整理和收藏工作。这一传统保持至今。冈晋麟等同志苦心经营数十年的俄语资料室已成为国内俄语资料最丰的资料室之一。

哈外院培养出来的学生一是基本功扎实, 口语好, 二是基础理论坚实。这是王、赵二位校长重视从实践、理论两方面来培养青年教师的结果。哈外院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实践课教授, 他们中有余养才、王鲁生、王长春、林宝煊、吕和新、范竹青、沈曾栻、陈名瑜、安郁琛、沈允、李景琪、闫家业、龙翔等等。许多学长还主编或参与编写了全国统一的各科俄语教材。在我们的学长和同窗中还有许多俄语理论专家、外语教学法专家、俄苏文学专家、翻译家, 他们之中有信德麟、王超尘、王福祥、赵云中、高静、王钢、伍铁平、郝建、华劭、张会森、孙夏南、丁昕、谭林、俞约法、赵先捷、黄树南,等等。上面提到的同窗好友,在他们成长的道路上有其自己长期勤奋努力、勇于进取的一面,而另一面也有力地说明了,哈外院在王、赵二位校长领导下形成的外语教育思想培养了整整一代优秀的俄语学家。

我也跟其他学长一样,是哈外院培养出来的。在我的学术成果里凝聚着领导和师长的心血。记得,当我还是研究生时曾参加谢尔巴院士一书的翻译工作。赵洵校长亲自修改了我的译稿,使我获益匪浅。随着岁月的流逝,我已近古稀之年,但仍思念着哈外院的二位老校长。仅以此文表达我的思念之情。

1997126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黑龙江大学

主办单位:黑龙江大学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黑龙江大学信息与网络建设管理中心

CopyRight:2015-2018  HEILONGJIA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